咨询热线:18820199226 企赢培训学院,欢迎你!
当前位置:首页>战略管理>服装行业全年蒸发4000亿,疫情之下服装人如何自救?

服装行业全年蒸发4000亿,疫情之下服装人如何自救?

时间:2020-07-23来源:互联网所属分类:战略管理

新冠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深受打击,餐饮、旅游、影视行业遭遇重挫已经人尽皆知了,近日又爆出服装行业市场低迷,大多数服装品牌、上市公司几乎清一色预告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或亏损,上游的原材料市场也大幅暴跌,一度触及历史新低,至今仍在低位徘徊。有专家预计,今年服装行业整体至少减少4000亿元营收,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


上市公司上半年“全军覆没”


行业冷暖,服装上市公司作为行业的优等生、代表者,其业绩情况最能反映全行面貌。


森马服饰,是我国休闲服装和童装行业龙头企业,其超万家门店遍布全国各地,而其休闲品牌森马、童装品牌巴拉巴拉也几乎家喻户晓。但疫情冲击之下,龙头也难幸免。


7月21日,森马服饰公告,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在此之前,森马服饰曾公告,预计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盈利0-7221.06万元,同比下降90%-100%,森马服饰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较大。


另一家童装龙头安奈儿,受疫情影响则更甚。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1300万元至 18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5629.79万元,同比下滑123.09%至131.97%。安奈儿表示,受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居民外出活动减少,国内大型商场、购物中心等场所顾客流量低迷,儿童服装消费场景减少,公司业务受到较大影响,半年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19年公司新拓展店铺较多,公司店铺租金、管理费均有所上升,且相对刚性,进而影响公司净利润。


知名老牌男装品牌七匹狼也未能独善其身。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000万至3000万,同比下降83.80%-75.70%。公司称,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对公司的生产和经营造成影响,公司2020年半年度营业收入减少,同时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导致产品销售毛利率下降,实现利润相应减少。


其他女装、鞋企、运动品牌等,也几乎“清一色”的一片“哀嚎”。朗姿股份预计上半年亏损1900万至2800万,上年同期为盈利8912.53万;江南布衣预计上半年净利同比下滑25%-30%;探路者、三夫户外、星期六均由盈转亏,而“受新冠疫情影响”成为行业普遍的业绩下滑原因之一。


另外,新冠疫情导致的出口业务受影响,也是企业业绩下滑普遍原因之一。正如华斯股份所言,公司营收大幅下滑一方面原因为公司出口业务集中在欧洲国家包括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其订单大幅取消,公司为减少进一步损失,对公司原来计划备用生产成品服装的半成品,根据新的生产销售计划,部分采取了低于成本价处理促销的办法。同时,国内合作的品牌订单也相应减少。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服装服饰业和家用纺织品业受终端需求萎缩影响,1~5月工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减少12.8%和10.6%,今年1~5月,全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额同比下降23.5%。


上游原料价格触底


下游服装消费萎缩,必然对上游原料企业经营、上游原材料价格带来冲击。


据了解,服装的上游原料,主要包括棉花与化纤,棉花每年需要进口近200万吨,但化纤方面情况不一样,中国化纤产量占全球70%以上,每年产量10%左右一般出口消化。


服装消费不好,必然会对上游原料形成负反馈,进而出现大幅暴跌,今年棉花、化纤原料等上游纺织原料全部创出了近些年新低,化纤由于原油暴跌的关系,甚至已经创出历史新低。


以棉花为例,2020年3月24日郑棉主力盘中跌至9935元/吨,之后虽走出震荡缓慢修复的行情,但到目前郑棉主力重心仍处在12000元/吨附近的低价位区间。


专家认为,现在原材料价格已经见底,正在筑底向上,但向上空间太小,整体情况仍然取决于终端服装等市场的消费复苏情况。


服装人的自我救赎之路


面对罕见的行业冲击,服装人该如何展开自救?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从上半年情况看,主流路径之一为,通过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渠道创新,拉动线上销售,弥补现下销售萎缩之情况。


典型案例如主营男女服装的太平鸟。业绩快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太平鸟实现营收32.17亿元,净利润1.2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09%,净利润同比下滑8.55%,实现扣非净利润5622.27万元,同比增长129.14%。


太平鸟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公司积极迅速推进新零售业务,公司新零售及电商零售额大幅提升,尤其是二季度电商零售额同比增长30%以上,使公司营业收入与同期相比逆势增长3.09%。公司新零售业务的迅速推进、电商零售额大幅增长以及线下零售业务在二季度的快速调整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门店疫情期间损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给予的减免租金支持和国家给予的社保减免等优惠支持,公司经营性利润同比有较大增长。


当然,太平鸟逆势增长背后,公司积极优化、调整亏损资产也功不可没,而这也是主流的自救方式之一。


太平鸟表示,上半年公司积极推进组织结构和业务模式的优化调整,原处于亏损状态的孙公司宁波贝甜时尚服饰有限公司形成了稳定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并在报告期内进入了盈利状态,对原未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在报告期内予以确认;此外,MG、鸟巢等孵化品牌亏损额同比减少。


森马服饰7月20日亦宣布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此举获得资本市场认可,7月21日,森马服饰股价涨停。


有专家认为,此次服装行业遭遇的“大撤退”,是国内服装行业经过前几十年快速发展后的必然,行业的产能过剩、低门槛、低附加值、低端制造、价格战等特征,决定了服装行业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而疫情则加速并加重了行业变革。因此他认为,服装行业短期难以走出发展困境,行业调整将持续一至两年时间,这期间,落后产能被淘汰,强者恒强,国内服装业也逐渐开始由粗放型走向精细化。


困境当下的服装业,企业当务之急是做好内控,保证现金流,争取活下来。其次互联网正推动服装行业产业升级,企业应充分利用新工具、新平台、新技术挖掘市场需求,激活消费潜力。另外,国内服装行业产能过剩主要因行业同质化、低端化竞争严重,因此建议企业在技术研发上狠下功夫,加强原创设计与面辅料应用方面的创新与应用,比如环保、健康面料的开发与应用等,提升企业与产品附加值,提高竞争力。

更多 >

战略管理相关推荐

更多 >

战略管理相关视频

img

方案下载

内训方案下载

img

课表下载

2020年公开课课表下载